罗蕾莱小妖

倾日漫,迷欧美,好古装,喜武侠。闲来画画画,写写文。电影吐吐槽,英美剧追追追。

情出自愿 事过无悔

 

《海岸情深》听说11月在北美上映,这部影片讲述70年代一对夫妻结婚多年后婚姻危机,看简介本不过是部欧美家庭戏,可放在安吉丽娜·朱莉和布拉德·皮特这对夫妇出演,便被加入了更多的解释。当年布拉德·皮特和与詹妮弗·安妮斯顿也算得上金童玉女,终不得不相忘于江湖。并不想说安吉丽娜·朱莉和布拉德·皮特的过程,只是这段爱情时至今日仍不被人看好。

或许小三的爱情,从来就是让人侧目的。但是爱情里谁是对的,谁是错的。不提倡搞破坏,但也不要放手自己认可的爱情。在娱乐圈里,绝不止安吉丽娜· 朱莉和布拉德·皮特这一对,只不过现下他们过得很好。说到让男人神魂颠倒,传奇人物那必定是伊莉莎白·泰勒。这位女子一生8次婚姻,尤以与理查德·伯顿的婚姻为世人所流传。众所周知,他们因为《埃及艳后》而在一起,他们不惧世人的非议,各自离婚走在了一起。他们的婚姻分分合合,泰勒的8次婚姻中,和伯顿却有两次。即使如此,他们在心里仍然离不开彼此,在最后一次离婚后,两人仍维持着亲密的朋友关系,以致连伯顿后来的妻子莎莉·伯顿受不了却也管不着。泰勒曾因伯顿,而酗酒、肥胖,亦是因为伯顿,而重归银幕。

他们爱的痴狂,爱的神伤,用伊丽莎白·泰勒的话说“我们爱得太激烈,最终我们两个都筋疲力尽了。”但不得不说他们此生无怨不悔,或许曾有人议论道“how dare they”,但爱情是他们的,也只有他们知道,这份爱情究竟是什么模样。

爱情或许就是这样,如费雯·丽所说“如果能重新拥有生命,她还会做一名女演员,还会嫁给奥利弗。”“只愿和奥利弗度过短暂的一生,也不愿和别人度过漫长的人生。”(摘自mono)爱情或许有时需要的就是这份执着,无怨,不悔。

犹记得那一年,我还不知道那位女子的存在时,《铜雀台》里曹操道“孤素知貂蝉乃绝色佳人,未曾料想她从容不迫于千军万马之前,承接夫君首级,缓步离开。”那一幕初看只觉是片中惊艳的噱头。

直到伊莎贝尔 阿佳妮生日,这个美丽优雅的法国女子进入了我的欧美圈。她以《玛戈尔皇后》之姿惊艳时光,才知那个噱头远不及那段历史,更令人震撼,更令人感叹。

在那个动荡的时代,有着那样一位王太后,玛格丽特却没有被磨平个性,而是犹如玫瑰利刺,果敢于世。她从未隐藏自己的不满和取舍,婚礼之上,她闭口不答,以无声抗议着这段政治婚姻,以致兄弟亨利不得不在典礼之上起身按住她的头强迫她同意。(电影里有这一幕呈现,历史学家皮埃尔·马修有所记载)大婚之夜亦是血腥杀戮之夜,那场面丝毫不弱于《权利的游戏》里的血色婚礼的场面。然而她却拒绝以血腥屠杀为借口取消此次婚姻,并且坚定的保护支持丈夫。禁足,隔离,失去挚爱,失去庇护,她为了这个不爱的丈夫,亦不吝惜她的正义与勇敢,好在丈夫并非冷血,给了她永久的庇护。或许有人说她放荡,有无数情人,与丈夫不和,丈夫亦是情人无数。但她或许终究爱过,拉莫尔。这个传言中,自传中,都曾出现过的男子给了她想要的爱情。

玛格丽特生于深宫,长于深宫,却有着自己的理解和追求,她的爱情亦是如此。那一年,她遇到了拉莫尔,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便天各一方,却成了堪比梁祝和罗密欧朱丽叶的经典。传言拉莫尔处死,她亲自去收敛。电影最后一幕,她抱着情人的头颅离去,不大恸,不癫狂,含着泪,默默地离开。她一生波折,却过得果敢。她和丈夫的关系大起大落,却从不掩盖她的想法。她的才华没有因为政治折损,她的美貌仍是传说。她逝世时,数以千计热爱她的人哀悼着她的离去。玛戈皇后以她的传奇,流传于世,她自己曾出有自传,大仲马也曾为其著书。我想司汤达《红与黑》中侯爵女儿所效仿的正是这位皇后。

男人要是多谈几次恋爱,大家不过说他多情,再不济也是风流。女人若是分分离离,几经波折,说好听点也不过是命苦,难听的只怕就是“Bitch”。可是可曾想过,多少女人曾怀揣着单纯的爱恋,最终却伤的体无完肤。

Lady Seymour Worsley平静的对Richard说“I lovedyou, Richard. and I obeyed you, but you never cherished me.”这位震惊了1782年一个男人的妻子被视为财产时代的英格兰的女子,在历经婚姻,绝望后,选择了私奔,而丈夫以此上告法院,这位女子以其果敢独立的个性,揭露了丈夫曾经的种种——分享自己的妻子,窥视的癖好,震惊英格兰。即便最终没能离婚成功,Richard死后,Seymour拿回了她剩余的嫁妆,并恢复娘家姓Fleming。她再嫁,却并未从夫姓,她的丈夫随她姓。她的画像至今挂在约克郡的哈伍德庄园,火红的衣着,犹如她火红的人生。 

无论是怀揣着纯爱,遇见良人;还是黯然神伤,遇到相守;亦或幻梦破裂,决绝于前。我们,作为女子,永远不要放弃自己的本心,自己的本性。爱情,可遇不可求,今生若不得平淡恬适,至少也让它轰轰烈烈一场。我们或许拗不过天,但至少,多年后,我们能如莅阳长公主版坦然道“情出自愿,事过无悔”。

评论

© 罗蕾莱小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