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蕾莱小妖

倾日漫,迷欧美,好古装,喜武侠。闲来画画画,写写文。电影吐吐槽,英美剧追追追。

以远为始,何为终——《远离尘嚣》VS《远大前程》

 

欧洲的田园风光依旧那么美好,当盖伯·瑞克捡到芭丝谢芭·埃弗登的丝巾时,缘这种东西已然种下了。亦如那幢古堡里,少年的皮普一边委屈着艾丝黛拉的傲慢,一边为她倾倒。然而结局却不是我们可以随意猜到的。

影片开场十分钟不到,男主盖伯·瑞克便抱着一只羊羔上门求婚了。当然芭丝谢芭·埃弗登小姐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女主的拒绝或许有些草率,但她的主见着实令人肯定,并且她希望盖伯·瑞克会有更好的女人。当男主美好的想象被击的一地碎片时,上帝也不忘给失落的人再加一剂猛料。盖伯·瑞克的羊都死了,失去了经济来源的他,只得踏上新的道路。人生总会有转折,相比之下,皮普的转折远比盖伯的高大上,他得到了一位神秘人的资助,得以更好地贴近上流社会,对于皮普的另一层含义是,他可以再见意中人了。

缘份,实际上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上帝或许会给你一个缘,而这个缘偏偏就是如你所愿的那个人,却不一定给你一个同样美好的份。时间不对,地点不对,只有你觉得对的人。然而有时当局者并没有所谓的迷,他们甚至远比旁观者更清楚结局,却依然奋不顾身。

再次相遇,芭丝谢芭·埃弗登依旧没有选择盖伯·瑞克;艾斯黛拉亦没有选择皮普。

芭丝谢芭·埃弗登此时已然是当家庄园主,而盖伯·瑞克也因为一场意外成为她的手下。有了新身份的芭丝谢芭小姐的交际圈自然触及面更广,在黄金王老五伯德尔德和帅气军官特洛伊之间,女主需要做出选择。注意这次的选项里依然没有盖伯先生。或许这次是因为身份差别,亦或别的,盖伯先生的心虽然已被女主虐了千百遍,但依然待她如初恋,我们也明显可以感觉到这份钟情,甚至他们的谈话也像极了两个热恋中较劲的情侣,可是一切却只能用一个“然并卵”来形容。另一边艾斯黛拉小姐,或许不知道自己真实的身世,却无比清楚自己此生之路的模样——注定是个悲剧。她清楚的明白自己的养母是如何塑造自己的,而养母自身的影响也亦影响着自己,就像一个逃不掉的牢笼,却早已注定。但自己的人生比养母庆幸,因为里面还有一道阳光——皮普。而皮普的上流社会生活并没有多么顺利和伟大,他的生活里也并没有期待的有艾斯黛拉的参与,但他却没有忘记她。当皮普终于勇敢的说出爱时,只有心喜,没有欣喜。

上帝若是希望一份缘和一份份可以得到一个好的结局,会在中间画上很多剪不断理还乱的线后,才决定两人是否牵手。

芭丝谢芭在第一次婚姻破灭后,在默默实干派盖伯的守护下,才渐渐明白自己真真想要的。当伯德尔德开枪打死特洛伊时,那道似乎本还不明朗的选择里瞬间清晰了。而盖伯无疑是那个耐得住漫漫人生熬煮的相守之人。当芭丝谢芭穿上当年那身衣服,系上那条丝巾,跨上马背时,结局或许不重要了,因为我们放心了,对于盖伯而言大洋彼岸怎会好过意中人呢!

而皮普在上流社会里终于知道了那些年的秘密,关于艾斯黛拉的,然而她却不在身旁了。郝维辛小姐的忏悔已然改变不了现实,皮普和艾斯黛拉终究分开了。PS:此处容我赘述点别的,海伦娜·伯翰·卡特是我非常喜欢的演员之一,她在诠释郝维辛小姐时非常到位的表现出她的古怪,孤僻以及悔意,真的很棒。影片最后皮普和艾斯黛拉相遇了,他们手牵着手寓意着在一起。但我更愿意相信根据克莱尔·托马琳撰写的特南人生传记改编而成的影片《The Invisible Woman》中,Nelly关于《远大前程》结局的说法:“Hewrote an ending .It was his first instinctive ending. A good ending. Pip andEstella do not come together. Pip sees that she will never be his. Later theywanted him to change it .Some people thought it too brutal. So instead Pip`sfinal words are ’I saw the shadow of no parting from her.’ He ends the book inshadows, in uncertainty, in haunting.”

无论是欧洲美丽的田园还是阴郁忧伤的古堡,前程也好,尘嚣也罢。你追求他们还是放弃他们,不是简单地选择与否,重要的是那样的一生,TA可在你身边,爱与被爱是一种人生。《远离尘嚣》或许静谧迷人,却有太多的奢望,《远大前程》或许悲情阴暗,却有太多的不愿。《远离尘嚣》,《远大前程》何其有缘的两个名字,去有着截然不同的世界。以远为始,何为终。

欢迎关注公共号,我在暗礁上等你驻足~

 

评论

© 罗蕾莱小妖 | Powered by LOFTER